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透新闻 >

高考这道历史大题千万别忘!

发布日期:2022-07-27 12:10   来源:未知   阅读:

  2020年,受疫情影响,全国高考自2003年后时隔17年再次放到了7月7日举行。而这一天,除了万众瞩目的高考之外,我们还应该记住的是,1937年的7月7日。

  今天,我们重温历史,致敬先烈,再次缅怀石油儿女为抗战胜利作出的奋斗和贡献。

  从那天起,日寇铁蹄踏过卢沟桥,攻陷宛平城,继“九一八”事变后,开启全面侵华战争。中华儿女同仇敌忾,奋起反抗。

  但,此时的战争已是石油的天下,却无奈这一阶段的中国远远落后于时代。起步晚、底子薄的民族工业基本依赖“洋油”和石油代用品,发展缓慢。曾经在台湾苗栗、陕西延长、新山子等地的打井探油,却因内忧外患半途而废或停滞不前。当年中国的石油产能在世界石油产能的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解放延长地区,油矿转归人民政府所有。抗日战争期间,延长石油厂共生产原油3155吨

  全面抗战爆发后,中国的石油和油品进口被切断,政府开始重视国内石油勘探和开发。1938年政府设置甘肃油矿筹备处,勘察玉门石油地质。1939年在老君庙构造上打出了高产油井,每日产油105吨,发现了老君庙油田,成为近代中国石油工业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1937年,被称为“中国石油之父”和“中国石油奠基人”的孙健初参加了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设置的甘肃汹矿筹备处。同年12月,孙健初等前往勘察玉门油田的地质状况。他带领全体工作人员,仅用半年时间,便查明了老君庙、石油河、干油泉、石油沟、三獗湾、夹皮沟等地区的生油层、储油层和地质状况写了《甘肃玉门油田地质报告》,建议以老君庙为中心,立即施工钻探。

  1937年12月,孙健初、严爽、靳锡庚等石油工程专家历时一个多月,途经西安、兰州、酒泉抵达老君庙展开石油勘探工作

  但反动政府腐败,尽管孙健初四处求援,仍一无所获。正当他束手无策之际,中国伸出援助之手。中共领导人周恩来从陕北解放区的延安油田抽调钻机和工人,支援玉门油田,孙健初亲自主持了玉门油田第一口油井的钻探工作,钻探130米即见油,日产量达20桶,从此揭开了开发玉门油田的序幕。接着又向其他油区扩大钻探,结果井井见油,充分证实了孙健初玉门是一个具有工业价值的良好油田的科学论断。

  石油的开发永远离不开一代代石油人的坚守与付出。一批批石油先驱离开都市投身中国大西北,在玉门油田挥洒自己的汗水与智慧,为中国石油的后续开发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1939年10月,甘肃油矿筹备处第一炼厂开始筹建。到1940年底,加工原油1050吨、汽油211吨、灯油100吨、含蜡柴油193吨,开启了中国现代炼油工业的先河

  1944年,在翁文灏之子翁心源(中国第一位输油专家)的指导下,油矿修建了两个选油站和一条从老君庙八井到四台炼厂的输油管线,这是中国第一条伴热输油管道

  随着玉门油田投入开发,玉门成为全国石油生产的重要基地。1941年玉门石油年产量就上到了1万吨,玉门油田的开发,有力地支援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也为中国现代石油工业培养了一批专业技术干部和石油产业工人,为现代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虽然玉门油田建成一定规模的产能,努力支撑着中国抗战用油。但对于战局而言,依然杯水车薪。

  1942年,日军攻入缅甸,切断滇缅公路。中国国内的汽车,很多因为缺乏油料而没法动弹。为了应急,中美开辟了空中走廊飞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接运战略物资到中国,以突破日本的封锁,人称“驼峰航线”。

  “驼峰航线”途径高山雪峰、峡谷冰川和热带丛林、寒带原始森林以及日军占领区;加之这一地区气候十分恶劣,强气流、低气压和冰雹、霜冻,使飞机在飞行中随时面临坠毁和撞山的危险,飞机失事率高得惊人。有飞行员回忆:在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沿着战友坠机碎片的反光飞行。他们给这条撒着战友飞机残骸的山谷取了个金属般冰冷的名字“铝谷”。因此,“驼峰航线”又称为“死亡航线”。

  向中国空运油料,成本高昂。一架盟军的运输机要往返印度7次才能运来够一架B-29轰炸日本一次的用油,当时人们用“一滴汽油一滴血”来形容汽油的珍贵。为了提高向中国运油的效率,盟国决定不惜代价,从印度向中国铺设一条输油管道,彻底解决中国战区油料不足的难题。

  在中印管道漫长的线路上,来自中美缅印等国的建设者齐心协力展开施工。因为地处多山和丛林环境,需要克服的困难很多,运输材料就是最大的困难。铺设油管的材料,先由美国运到印度,再装车运到中印公路上。卡车满负荷在山路上奔跑,折旧速度惊人,一套刹车系统使用一个月就不行了。遇到绝壁,卡车开不过去,就得人拉肩扛,翻山越岭,将管线设备运输到位。

  白天中印公路要运输大量一线军用物资,修设管线的部队只能晚上运送油管,工兵和劳工把油管放到卡车上慢慢通过桥梁,然后扛在肩上蹚过齐腰的泥水,在小船上对接管道,再沉入沼泽。

  中方人员在机械短缺的情况下,几乎纯粹靠手工铺设,他们吃苦耐劳的精神给美国技术人员留下深刻印象。在无水、无盐、无蔬菜的条件下,美方人员吃罐头,中国职工吃糍粑、饭团。在距村庄和公路较远的地方,夜晚不能回宿,美方人员建起帐篷,中方人员烤火度过寒夜,次日仍精力旺盛地积极工作。

  1945年,中印管线正式供油。中国汽车运输迅速恢复元气,云南不少军用机场上飞虎队的战鹰也频繁起降。中印油管线路建成后,每月输入我国的油料1.8万吨。截至当年11月停止输油,7个月输入汽油、柴油、润滑油等油料约10万吨,相当于滇缅公路用汽车运油一年半的数量。可以说,这条输油管的修建,是盟军最终在亚洲大陆打败日本侵略军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1945年9月9日9时,在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举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战区受降仪式,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Power by DedeCms